確診病例行動軌跡,備受公眾關注。最近,也有不少市民都接到流調電話或短信。有人擔心,是不是我和確診病例有密接?

目前已公佈的確診病例軌跡又是如何流調做出的,什麼情況下居民會接到流調電話,流調結果對疫情防控有何意義,流調至今有何進展?1月15日,記者專訪了河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細菌病防治與消毒所所長孫印旗。

病例確診後24小時內完成流調,包括其14天行程軌跡

“全省所有報告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無症狀感染者,都要進行流調。從患者核酸檢測確認陽性開始,就會通知患者所在屬地疾控中心開展流調工作,國家要求24小時內完成初步流調。”孫印旗介紹,流調包括病例發病前14天的行程軌跡,以查找該病例從哪兒被傳染,同時追蹤查找病例可能傳染到哪些人,以此來尋找傳染來源,並採取措施切斷傳染鏈條。

在會議室辦公的流調隊員們。 河北日報記者趙傑攝

在會議室辦公的流調隊員們。 河北日報記者趙傑攝

換句話説,流調工作查“上家”也查“下家”,其中包括陽性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和次密切接觸者。

孫印旗説,並不是所有市民,甚至所有中高風險區市民都會接到流調電話,“流調工作是所有傳染病控制都必須開展的一項工作,重點是針對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無症狀感染者、及其密接和次密接人員展開。”

流調出來的密切接觸者和次密切接觸者,會被迅速隔離,以此切斷傳播渠道。“有的病例流調指向性很清晰,比如最近沒有外出,活動範圍就在家庭範圍內,那麼其感染源頭可能與其他家庭成員相關,其密切接觸者也是以家庭成員為主;但有的病例發病前活動範圍較大,接觸人羣較廣,這時的流調工作就要多路開展。”

長時間緊張的工作,石家莊市流調隊員十分疲憊,只能隨便找個地方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 河北日報記者趙傑攝

長時間緊張的工作,石家莊市流調隊員十分疲憊,只能隨便找個地方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 河北日報記者趙傑攝

這也是我們每天看到的病例行程軌跡有簡有繁。

“很多時候,流調工作不是一次能夠完成的。有時患者記憶模糊,或出於一些原因不願意如實講述,我們還會流調患者的親朋、同事、鄰居等,通過看監控、查找其交通軌跡等其他渠道獲取患者的補充行程軌跡,再對患者補充流調,會不斷完善病例的流調報告。”孫印旗説。

溯源挑戰重重,所有病例流調人員都進入負壓病房與患者“一對一、面對面”

目前,國家疾控中心、多省疾控中心流調隊前來支援河北,省內也調集了各市縣疾控中心流調人員共同開展流調工作,為什麼多路流調人馬,至今疫情溯源沒有找到源頭呢?

“目前絕大部分病例都可以找到感染來源,但這次疫情的源頭尚在調查。”孫印旗説,流行病學調查只是傳染病溯源的手段之一,溯源還包括病原學等調查手段,“除個別病例暫時還沒有找到與其他病例之間的關聯關係外,調查發現大多數的病例之間都有關聯性,也包括邢台和石家莊的病例之間。”

流調工作人員正在緊張工作。通訊員侯亞娟攝

流調工作人員正在緊張工作。通訊員侯亞娟攝

本次疫情首先發生農村,病毒有可能是人員帶入的,也有可能是物品帶入的,有些物品、環境可能在調查時已不再能夠檢出病毒了,或者這個物品已不在當地了,非常難斷定病毒的來源到底是什麼。另外,人員也可能隨着時間的延長體內攜帶的病毒消失了,無法檢測到,這個時候建立關聯就非常困難。

“目前,我和同事們一邊加緊流調一邊對流調數據進行統計和分析,分析傳染來源,判斷疫情形勢,為防控措施提供依據。” 孫印旗説。和不少市民接到流調部門電話或短信不同,全省每一例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疾控人員都會在第一時間進行面對面流調。

“這需要流調人員穿戴防護裝備進入負壓病房,採取一對一的方式詳細詢問患者行蹤軌跡。”孫印旗介紹,後期的補充調查或會採用電話、視頻等多種方式開展。

有網友詢問,為什麼會接到2-3次流調電話。對此,孫印旗解釋,這就是流調報告在不斷補充完善的過程,有了新情況、新發現,就需要對市民再次進行補充流調,核實信息。

過去,傳染病流調工作主要採用面對面調查,從新冠疫情開始,疾控部門開展流調工作,採用了大數據分析等新方法、新手段,這離不開各相關部門的支持,更離不開基層社區和市民羣眾的支持,因為他們對本地情況更熟悉。

“從全國各地來河北支援的流調隊,需要在受援地公安、社區工作人員等的配合下開展工作,與受援地的工作人員共同編排流調小組開展工作,這一方面是考慮到支援的流調隊人員對本地情況不熟悉(比如聽不懂本地方言),另一方面也是充分利用公安大數據等先進手段,提高流調的準確性和高效性。”